泊头市人民法院 > 法院要闻

正文

手培兰蕊 身处调解室的一地芳华

2014-09-09 15:07:03 来源: 本站

 “手培兰蕊两三栽,日暖风和次第天。坐久不知香在室,推窗时有蝶飞来。”翻看老何的日记本,元代余同麓《咏兰》的几行诗句映入眼帘,给我看留下极深的印象。兰花生在幽谷,洗尽绮丽香泽,清婉素淡,这也是老何的人格品质,不骄不躁,只求心中坦荡悠然自得。他就是老何,何福禄,原我市劳动局副局长,后内退,今年初新任的人民陪审员,已近耳顺之年,高高的,黑黑的,缝人就憨憨地笑,不管是单位同事还是当事人都亲切地叫他“老何”。“老何”为人热情厚道,跟同事们开玩笑,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发愁的事交给我”,他是这样说的,更是这样做的,不少矛盾纠纷、多年的信访难题,都被“老何”一一化解。“201433,星期一,天气晴,在法院从事陪审员一职,开了两次庭,接待了一些来访人员,体会很深:一是法院工作真艰难,什么类型的当事人都有,又要讲清理,还要依法办事;二是一些当事人确实不容易,上访各级接待部门推托较多,慢慢来吧,多学习,多给当事人办些力所能及的事,维护好法院形象,维护法律的尊严……2014317,星期一,晴,这些天家事太烦心,14日上午通知开庭都不能参加。文庙镇来访人刘林秀经多次劝解,有很大转变,但还是有心结……201448,星期二,晴,今天无庭,上午十点多来了一对夫妇闹离婚,原生一女,现有怀胎八个月,经劝阻,双方放弃离婚之诉……”老何的日记本厚厚的,记录了庭审、调解、接访的点点滴滴,那样认真仔细,那样循循善诱,我不觉心中温暖,他就是这样对待工作的,不为名利,只为老百姓办点实事,来访人最终展露笑颜,这笑容,也绽放在他的心上,他比谁都高兴。

   第一次与老何打交道,是在一个周二的上午,那天阳光很好,风和日丽。一大早,老何就早早来到人民调解室,先把桌椅擦拭一遍,再沏上一杯清茶,铺好纸笔,给来访人准备好纸杯,便开始了一天紧张忙碌地工作了。八点半,他已收拾妥当,气定神闲,准备接待当事人了。昨天那个老太太又来了,为的是给其子张某上养老保险的事,张某原为某单位临时人员,因后来2005年单位改制被裁员,因没有正式劳动关系没有保险,为此事失了工作,妻离子散。老太太认定在单位改制时被人动了手脚,偷换了儿子档案,为这事跑了很多年,找单位、找劳动局、找政府,屡屡碰壁无果,最后来至法院,要求立案提起诉讼。老何为老太太倒上水,耐心听取原委,老太太说起这些年奔波的经历,还有儿子张某的现状,气愤填膺,眼泪也扑簌簌落下来。我看着她,不免心中一动,满目花白的年纪了,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劝她消消气,慢慢说。老何打断了我,“她有心结,委屈,嚷几句,消消气就好了”,他一边听,一边记录着,紧锁眉头深深思考,那样专注认真。最后老何问她有何诉求,她要求给儿子上保险,还要承担这九年的损失。老何语重心长地说:“您老这么大岁数了,别老跑了,让您儿子来,我跟他说。我原来在劳动局工作,我懂这个,你的问题我也跟他们沟通过了,也联系了你儿子的单位,若你儿子是有正式劳动关系的工作人员,他们没有理由不给办,事已至此,你要是坚持给儿子上保险,只有一个办法就是签订交费保证书,就可以享受养老保险了,你愿意的话,我负责联系。”简单的几句话,老太太心情平和了许多,她感慨从来没有人说过不让自己跑的话,心里很温暖,也没有人这么心平气和地给她分析过,老人家又哭了,这回是激动的泪水,多年的心结就被老何几句话给化解了。老太太满意地回去了,还说第二天就签保证书。我不禁对老何连连称赞,老何笑了,说自己不是法官,法官是以法律人的眼光和思维处理矛盾纠纷,自己作为陪审员,以情理的眼光来看待问题,来访的当事人,都是心中有个结儿,芝麻谷子的事儿,顺着他的路子听,把那个结儿打开就行了。

正跟老何交谈着,又进来一个中年男子。“法官,我跟您反映个事儿,行吗?”老何乐呵呵地说:“我不是法官,我是何福禄,也是来帮忙的,你请坐吧。”来访人是一执行案件申请执行人,可是案子四年都没有执结,最近一直在找执行法官,打电话发信息都联系不到,也不回复,执行标的额不多,两万多块,可就是心里憋着一口气,甚至怀疑是不是对方托了人情关系,又对当今的一些社会现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老何听完,劝解他不要这么想,“执行难”问题全国都普遍存在,何止泊头法院呢?既然对社会现实看得如此透彻,郑板桥曾言“难得糊涂”,何必这么气愤感慨呢?几句话,这位刚才还气呼呼的当事人,气就消了一半。老何又说:“国家也出台了很多政策,来解决执行难题,这不仅是法院一家之力,现在有很多规避财产的手段,顺利执结确实不易。加上法院案多人少,每位执行法官肩负大量的案件,法官也是人啊,有时候确实忙不过来,一一回复当事人的电话也不太可能。你的承办法官是哪一位,我负责联系,明日你再来,带着立案手续,我给你答复。”当事人听了,觉得也有道理,他说自己过于偏激了,对法院和法官的认识也存在着误解,法院还是说理的地方,这下就放心了。送走他之后,我更加佩服老何了,心想老何可以啊,几句话把事说清了,把理调顺了,把法院法官的形象也给提上去了。我说“老何你真有两下子啊,郑板桥都搬出来了”,他又谦虚地笑了,说自己就是爱胡说,大事慢慢说,一般的小事举例说,闹离婚哭闹的就连呲儿带哄地说。抬头望他,依旧是黑黑的脸庞,憨厚的笑容,眼神中透露着睿智和深邃。

从老何的调解室出来,不禁为他的工作态度、工作方式、幽默诙谐打动,他也是我院人民陪审兢兢业业工作的一个缩影。法院有了人民陪审员这一支鲜活力量,他们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、信得过得语言解读法律,利用知民意晓民情优势,化解大事小情矛盾纠纷,实现情、法、理的交汇融合,真正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司法是扎扎实实为人民服务的,是捍卫人民群众权益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。闭上眼睛,深呼吸,空气里,依然是兰花飘香,悠然绽放,老何的笑容,定格在了脑海之中……

我院科学、合理、充分利用人民陪审员这一审判人力资源,不断研究、探索、挖掘人民陪审员潜能,取得可喜成绩。通过选任素质高、阅历丰富的优秀人民陪审员,扩充人民陪审员数量,每个业务庭配备两名人民陪审员,加强人民陪审员管理和培训,涌现出以何福禄为代表的优秀人民陪审员,极大地缓解了一线审判法官严重不足的压力。今年以来,人民陪审员参审率达95%,调解各类案件184件,化解矛盾纠纷、处置信访问题60余起。



技术支持: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